感受大理大理生活家一个人一个马店一辈子

一个人一个马店一辈子

一个人一个马店一辈子

添加:2014-10-07 21:35:28 来源:

【人物简介】米德润,89岁,巍山古城最后一个马店女老板,用漫长的生命时光见证了茶马古道、巍山马帮的兴衰沉浮。   &nb...

1823


【人物简介】米德润,89岁,巍山古城最后一个马店女老板,用漫长的生命时光见证了茶马古道、巍山马帮的兴衰沉浮。

   

    天地悠悠,山道无尽, 在滇、川、藏“大三角”地带的丛林草莽之中,绵延盘旋着一条神秘的茶马古道。茶马古道起源于唐宋时期的“茶马互市”。藏区的骡马、毛皮、药材和川滇及内地的茶叶、布匹、日用器皿,就在这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,流动不息,形成了一条延续至今的茶马古道。巍山地处“南方陆上丝绸路”和“茶马古道”的交汇处,商业贸易发达,是古道上的商业、文化中心之一。旧时,来来往往的马蹄蹭亮了驿道中黑色的岩石,马铃声也揺碎了百年时光……

    随着茶马古道的兴盛,巍山容纳了众多的骡马和赶马人,历史在不经意间也使这座城市围绕着马帮而展开。城里有了许多的马旅店、寄马店、马具店。今年89岁的马店主人米德润就在这条古道上,守了一辈子的马店,也用漫长的岁月见证了茶马古道的兴亡盛衰。

   

    巍山是滇马的主产地,也是一座马帮城市,不识马是开不成马店的。开店70余年来,米德润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,每次赶马人一路奔波赶到马店,米德润就开始忙活起来:登记马匹、做饭、喂马。她家当时有六个马圈,每个圈关九个牲口,由于常年照顾马匹,米德润经验变得越来越丰富。登记住店情况时,她从来不记人名只记马,她登记马身上的毛旋个数,只要看一眼马或者看看马嘴,她就能准确判断出这匹马有几岁,值多少钱。

   

   

    熟练的识马技巧背后,承载着一个女人的付出与隐忍。嫁入夫家时,米德润只有14岁,正是最青春美好的年纪,但为了管理好马店,她基本不能出远门,也不能去逛街,她的生活永远围绕着马店,马帮,马匹。还好赶马人的到来每次都会给她带来一些新鲜事,她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晚饭过后,安顿照顾完马匹,赶马人就全都聚集到院子里,开始唱赶马调,让她单调的生活也有了几丝色彩。

    老一辈的人似乎没有把幸苦挂在嘴边的习惯,她们擅长默默咽下痛苦然后更加努力的去生活。丈夫过世后,马帮也逐渐被取缔,生活重担全都落到米德润身上。为了好好抚养自己的11个孩子,她拒绝了改嫁和别人的提亲。直到后来实在没钱给孩子看病,才万不得已把他送给了条件好的人家。如今,送人的孩子已经大有出息,但怕孩子有一个农村老太太做母亲会被别人说闲话,她只好默默关注他,同时远离他的生活。面对岁月给予的所有苦难时,她只能在枯燥的生活中寻找简单的快乐,她会让马帮师傅教她比划一些防身功夫,还自己学会了读书写字,甚至,还会说几句简单的英语。

 

   马帮文化的落寞,带走了一个时代的记忆。曾经的赶马人如今也已经七八十岁,甚至已然过世。就算如此,米德润也没有改变过马店的任何布置,这是她和马帮共同的记忆,而那些老去的赶马人偶尔也还会回到曾经的“家”,看望米德润,也睡睡自己原来睡过的大通铺,用故地重游的方式来重拾远去的记忆。就在这个小小的马店里,米德润倾注了一生的心血来经营,也用了一生的时间去守候古老的马帮文明。

 

 

    坐在曾经的赶马人休息、唱歌的小院,听着米德润用一生守候着马店的故事,四周寂静,耳边忽然响起悠长的马铃声,仿佛看见当年的马帮排列着那长长的马队,从唐宋的烟尘中走来……

 

 



喜欢就支持下吧!

18

0条评论

大家在说

    请登录

    还能输入 验证码:
    更多>>

    门票抢先订

    更多>>

    大理热门客栈

      该广告位置没有内容
    该广告位置没有内容

    滇ICP备14003629号-1
    Copyright © 2015  All Rights Reserved. 云南华天广告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